首页 >> 滑雪首页 >> 国际新闻
陈美痴迷滑雪不惜与母亲闹翻 信用度受损成污点

2014-11-13 16:27:00 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官网

  今年年初的索契冬奥会高山滑雪赛场,小提琴家陈美比那些更有夺冠实力的专业选手更受注目,因为她用了半年就完成了从小提琴家到冬奥会选手的转变。比赛当天,高山滑雪赛场也成了媒体记者扎堆的地方,这次大家的焦点不是冠军,而是排名倒数第一的陈美。时隔8个多月,陈美再次成为焦点,但这一次她被关注的不是因为她的双重身份,而是因为带着耻辱的惩罚,因为她涉嫌操纵比赛,从而获得冬奥会参赛资格。

  因造假行为被禁赛4年

  谁也没想到,冬奥会结束大半年后,陈美的名字再次出现在体育领域,而非她原来所属的音乐领域。今年年初,出现在冬奥会赛场的陈美引发了广泛关注,尽管她在音乐界早就声名在外,但对体育界而言,她完全是一名新人。一位成名的音乐家,由于对高山滑雪的痴迷,不惜改变国籍以达到参加冬奥会的目的,陈美的冰雪情缘本是一个完美的励志故事。不过,昔日的励志故事现在却变了味,而陈美则由跨界选手变成了冬奥会赛场上的“作假者”,正面形象毁于一旦。国际滑雪联合会在昨天公布的处罚决定中指出,陈美在索契冬奥会的参赛资格存在造假行为,今后4年不许参加国际滑雪联合会的任何比赛。

  事实上,斯洛文尼亚滑雪协会早前已对外透露,有证据表明今年1月在斯洛文尼亚进行的冬奥会资格赛中,有人在泰国冰雪运动官员的授意下帮助陈美取得了冬奥会参赛资格。斯洛文尼亚滑雪协会的声明中显示,在决定陈美冬奥会资格的那场比赛中,除了成绩上存在造假行为外,在最终的成绩表上,比赛日期与实际的比赛时间也不相符。值得一提的是,斯洛文尼亚滑雪协会表示,尽管已经对涉嫌操纵比赛的4名官员进行了停职处理,但目前还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陈美本人是这一事件的知情人。不过,国际滑雪联合会则对这种造假行为表现出“零容忍”的态度,对陈美开出了禁赛4年的处罚,这也意味着她肯定不会出现在平昌冬奥会上。

  痴迷滑雪不惜与母亲闹翻

  对于曾经站在冬奥会赛场的陈美来说,未来4年能不能参赛,甚至能不能去冬奥会,已经变得无足轻重了。她并不在乎成绩,最后一名对她来说也足够了,她甚至只希望在冬奥会赛场上能有两次让自己满意的滑行就人生无憾。在冬奥会上,她以3分26.97秒的垫底成绩完成比赛,“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就算我是最后一名,这次经历足够让我记忆一辈子。”

  这足以看出陈美对高山滑雪的迷恋。这种痴迷的状态令她和自己的“虎妈”作了“殊死的斗争”。望女成凤的陈美母亲从小对女儿严格管教,在学习小提琴的生涯中,为了保护陈美的双手不受损伤,母亲基本断绝了陈美从事任何与之无关的运动。陈美说自己有两个生命,一是小提琴,二是滑雪。如果说拉小提琴是被母亲逼的话,那么滑雪则是陈美内心的向往。为了这个属于自己的“生命”,陈美不惜与母亲闹翻,母女俩由此水火不容。

  信用度受损成艺术人生污点

  应该说,陈美的“冬奥资格造假”事件让国际滑雪联合会也有些犯难,毕竟这是一起另类的“比赛操纵”事件。以往出现的比赛操纵或贿赂裁判等行为,当事人不是为了更好的成绩就是为了令人艳羡的奖金,而陈美的“参赛资格造假”的源头则是因为她过度迷恋滑雪。应该说,有这么知名的音乐家热衷滑雪运动,这是国际滑雪联合会非常愿意看到的,“这些国际单项组织本来就承担着扩大项目影响力和普及度的责任,尤其是其他领域的名人、明星参与进来能起到榜样作用。”北京体育大学奥林匹克研究专家任海教授表示,国际奥委会和单项协会在进行推广时会经常邀请各界名人和明星参与,“明星们有很直接的示范效应,但这不代表着他们在参赛资格上有特权,奥运会倡导的是公平公正,所以即使有明星迷恋某项运动,真要参赛的话也要和其他运动员一样通过资格赛或获得积分,没有特例,绝不容许存在操纵比赛和身份造假的行为。”

  北京社科院体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金汕则认为,如果陈美资格造假属实的话,日后她想要再参加奥运会已经不太可能了,不仅如此,造假事件还会影响到她的信用和品行评价。“就竞赛而言,不管(对陈美的处罚是)禁赛还是不能参加冬奥会,其实对她来说是无所谓,毕竟她也不是真正的专业运动员,但对生活在国外的陈美来说,受到的影响远比想象的大。”金汕强调,欧美国家是有一个严格的信用评价体系的,“一旦冬奥会参赛资格造假属实,她的品行包括她的价值都会受到影响,甚至牵连到冬奥会,因为你本来是为了‘秀’,没想到最后却出现了丑闻,所以此事在她以后的艺术人生也将成为一个挺大的污点。” (广州日报 白志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