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滑雪首页 >> 国内动态
雪上综述之二:平昌首秀获经验 北京冬奥孕希望

2018-02-23 16:04:00 新华社

  新华社平昌2月23日电题:平昌首秀获经验 北京冬奥孕希望

  ——平昌冬奥会中国雪上项目综述之二

  新华社记者刘宁、苏斌、周凯

  15岁的张可欣,16岁的毛秉强,17岁的孔祥芮, 一批年轻小将出现在平昌冬奥会的赛场上,中国队选手在7个雪上小项上完成奥运首秀,为四年后的北京冬奥会积累了宝贵经验。

  (小标题)冬奥首秀实现突破

  平昌冬奥会,中国队选手在跳台滑雪女子标准台、男子四人雪车、男子双人雪车、男子钢架雪车、单板滑雪女子平行大回转和自由式滑雪男、女U型场地技巧共7个小项上第一次站上了冬奥赛场。

  在阿尔卑西亚跳台滑雪中心,常馨月上演中国队女选手跳台滑雪冬奥“第一跳”,在35名参赛选手中名列第20。在奥林匹克滑行中心,耿文强完成中国队在钢架雪车男子个人赛上的冬奥“第一滑”,位列第13。

  男子双人雪车比赛中,王思栋/李纯键和金坚/史昊在30对选手中分别排名第26位和29位。25日,中国选手还将亮相四人雪车赛场。

  凤凰雪上公园,张可欣腾空一跃,中国队选手正式踏上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技巧冬奥赛场。这位15岁的小姑娘最终获得第九名。男子项目上的毛秉强和孔祥芮虽未能晋级决赛,精彩表现还是赢得了观众的掌声。

  24日,单板滑雪女子平行大回转场地上也将首次出现中国队选手的身影,宫乃莹、臧汝心和徐小小将参赛。

  这些成绩都是值得铭记的数字,首次站上冬奥赛场的诸位小将为中国冰雪运动闯出了一片新天地。

  (小标题)科学发展孕育希望

  立项时间短,底子薄,一批雪上项目找准自身发展规律,成绩进步神速。

  7个小项中,除了跳台滑雪,大部分都是在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后才成立国家队。中国雪车队在两年多时间里从组建到参赛、完赛,实属不易。“过程是非常迅速的。”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雪车雪橇部部长胡洁感慨。

  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国家队于2016年4月成立,队员由地方队推荐经国家队测试选拔出来。“之前也没有想过能参加平昌冬奥会。”领队李治说,“我们在打奥运积分赛的时候发现了能参加平昌冬奥会的契机,就把它当做短期内的练兵。”成立不到两年,中国队通过一系列奥运积分赛拿到了5个参赛名额。

  中国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队外教毛·努涅斯表示:“队员们一直在进步。他们的技术基础还很差。一年前的测试赛他们的水平有了提升,动作难度也有了很大提高,信心也上来了。”

  快速提高的成绩得益于项目的科学发展规划,7个小项按照项目自身特点制定选人、训练和比赛计划,成立国家队就聘请高水平外教,在训练经费、后勤保障等方面大力保障。

  中国雪车队队员由田径、羽毛球、举重和摔跤等项目转项而来,大多从省市体工队的二线、青少年体校、大学生运动员中选拔而来。2015年,钢架雪车国家队成立。曾是跳远运动员的耿文强说:“当时不了解这个项目,只知道是国家队。我从小就喜欢速度带来的刺激,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了名)。”

  2015-2016赛季开始,单板滑雪平行回转项目成立了国家集训队,聘请斯洛文尼亚人皮特为主教练。他带过的运动员曾获得过索契冬奥会亚军和世界杯总冠军。在皮特的带领下,队伍成绩取得了显著进步,成立不足两年就通过一系列奥运积分赛拿到5个平昌冬奥会参赛名额。

  首都体院科研团队为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技巧队提供服务,用无创便携、操作简便、数据准确的高科技仪器对运动员进行生理化指标监控,准确及时的分析为训练和参赛提供可靠的科学支撑。

  由于国内还没有雪车赛道,中国雪车雪橇的三支国家队在2015年底立即奔赴国外训练。接触雪车只有两个多月的耿文强在瑞士圣莫里茨举行的一项钢架雪车国际邀请赛上获得铜牌。

  (小标题)冬奥“菜鸟”的大梦想

  从成绩和表现来看,中国队在实现奥运首秀的项目上与世界强队存在不小差距。本届冬奥会,这几支队伍的参赛目的主要是积累大赛经验,为四年后的北京冬奥会做准备。

  中国雪车队领队胡洁说:“我们这次能够拿到资格,已经‘非常’、‘非常’艰难。从比赛经验、技术水平看,跟真正的世界高水平选手相比,我们真的差得太远了。”

  只有正视差距,才能脚踏实地,通过不懈奋斗去获得进步。对于如何在短时间内拉近与世界水平的距离,耿文强说:“认真努力训练吧,多去钻研一些,毕竟咱们中国队的钢架雪车(起步不久),训练年限上要比别人短,训练就要更加刻苦一些。”

  本届冬奥会,首次参赛的中国选手们获得了宝贵的经验。常馨月说:“每一跳都已经做到最好了,没有压力,主要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最大收获就是面对冬奥赛场,我站在那里,很兴奋,很期待,但不会惧怕。”

  四年后,冬奥会将首次在中国举办。回到北京,对于在家门口举办的冬奥会,中国小将们都充满期待,纷纷表达了对站上领奖台的渴望。张可欣说:“因为要参加世界杯(取得奥运资格),时间短,所以没有机会去练习更多的高难度动作。但我觉得我接下来还会提高,难度没准比她们更高。2022年我就是想拿金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