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滑雪首页 >> 国内动态
越野滑雪“人来疯”满丹丹的16年漫漫冰雪路

2017-02-24 21:36:00 新华社

  新华社日本札幌2月24日电 题:“人来疯”满丹丹的16年漫漫冰雪路

  新华社记者严蕾

  回顾过去16年的越野滑雪生涯,老将满丹丹感慨:“感觉好短,真像一场梦一样,没想过自己会走到今天。”

  24日,满丹丹以一金一银的成绩结束了自己在本届亚冬会的全部比赛。在当天举行的越野滑雪女子4×5公里接力赛中,满丹丹担当的第一棒一马当先,甩开第二名近9秒,中国队最终获银牌。此前,在20日举行的女子1.4公里个人竞速赛中,满丹丹为中国代表团夺得首金。

  “我是比赛型选手,”满丹丹回顾赛况时说。她将自己比作“人来疯”,“非常享受比赛过程,观众多的时候特别兴奋。即便观众不多,一说到比赛,(也会兴奋)。平时训练发挥不出来,比赛时发挥得特别好。”

  她还笑称,自己平时生活中也是个“人来疯”。“大家都问我,平时训练和比赛那么累,怎么精力还那么旺盛?但我总认为,如果不说话,岂不是更累?所以我总是不停地找人聊天,不停地说话,找大家一起玩。”

  满丹丹的越野滑雪生涯始于11岁,因为在学校运动会上表现突出而被体校选中。她最开始也不知道什么是越野滑雪,就知道夏天练田径,冬天才去雪场滑雪。如今在雪上挥洒自如的满丹丹,初上雪场时也摔过跟头,“当时特别着急,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像年纪大点的队员那样,滑得那么快、那么顺,技术那么漂亮,于是自己就很努力训练”。

  好强的满丹丹很快在体校拔尖起来,2003年进入黑龙江省队,经过教练的细心指导和严格训练,2006年就参加冬奥会,2007年获得世界杯第八名,2008年全国冬运会冠军,2009年国际雪联中国巡回赛冠军……“一步一步,脚步就停不下来了。”她回忆说。

  回想这些年,她认为自己还是比较顺的。“遇到的最大难题是花粉过敏,长期在室外训练,尤其是夏天,过敏特别严重,训练很费劲。”但即便这样,满丹丹还是坚持不懈地训练。她清楚地认识到,自己虽然在国内比赛中拔尖,但与国际水平相比仍有欠缺。“不管是训练上还是生活上,包括赛后恢复,都需要继续努力,”她说。

  作为有“雪上田径”之称的冬季项目基础大项,越野滑雪赛场一直以来是欧美选手、特别是北欧选手的天下。满丹丹也表示,目前中国越野滑雪的水平跟国际上比仍有差距,不论是在技术水平上,还是在身体素质方面。

  但她对中国越野滑雪的未来充满信心。“自从北京申办冬奥会成功后,像越野滑雪这样的弱势项目,越来越受到重视。大家会越来越了解越野滑雪,冬季项目的发展不会差。”

  满丹丹也透露,因为年龄等问题,去年也曾想过退役。但是从近几个月的训练情况来看,尤其是在亚冬会夺冠后,退役似乎又遥远起来。“越野滑雪是个成人项目。国际上这个项目运动员的巅峰在27到36岁左右。挪威有运动员在35岁还拿世界冠军。”她说。

  对于2018年平昌冬奥会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满丹丹再次表示,现在还没有太多想法,“但如果国家需要我,我会义无反顾”。

  目前,中国越野滑雪国家队共有6名女队员。平时,外教会针对每个人的情况,制定各自的训练计划。而对于年龄相差近10岁的小队员们,满丹丹也寄予厚望。她表示,希望年轻运动员们努力训练,多多磨炼自己。

  总结自己这16年的漫漫冰雪路,她说:“竞技体育,只有脚踏实地地训练,一步一个脚印地付出,才能获得回报。”(完))